ca88会员登录 » 思政 » 校园精英 » 正文

随雨了,随土了

2017-06-23    来源:延安大学    编辑:延安大学    浏览次数:86

     没有生命,哪有生动的故事。有时候,人走了,故事还继续,直到一代代的人把他彻底遗忘,这才完结。

     这次,奶奶能哭了吧。

     盛夏,雨说来就来了。那个四十年前秋天的大雨也这样,把挖好的墓坑又下了半指的水。这个女人抱着、牵着孩子,还有跟在后面的孩子。这些孩子呀,有懂事的,还有不懂的。想到这,这女人哭的更利害了,这五个小孩还有记不得父亲模样的呀,他们的父亲就在前面,这距离又很远很远,他们娘几个永远也追不上了。这个棺被村里的几个帮忙的抬着,跟着蒙蒙雨进了土里。

     学问大革命期间,他当了十年的革命官儿。他一个大老粗儿,不识字,却知道学问的用处,他让学校有学生读书的声音了。他也没吃过好的穿过好的,就懂得老百姓得过上好日子,村里路修好了,砖窑也烧起来了,家家户户的电也通了……毛主席去世那年他也走了,可他才三十多呀,他还有一家六口等着的呢。临走前,他在城里住院,他往家里捎信,想让人看看他,问谁家借点钱多活两天。可村里,有些人正商量着谁当村长呢,他没想到。他女人借了点粮食,天没亮推了磨,又刮了几个煎饼跑了六七十里的路才来到城里,到了医院。

      他总算是见到亲人了。他苍白的脸凹陷下去了,身上也饿得只有骨头了……他看见她说,“孩子娘,你得谢谢人家,给了个鸡蛋,刚吃咯。”她站起来感谢人家,旁边的人叹了口气,“这两天儿呀,他就吃了这一个鸡蛋,你们可算来人了!”秋天了,风吹黄梧桐叶,又把人吹得颤颤巍巍的……这是早上,那又怎么样。

      她齐刘海,短发到脖子,细挑的个子,穿着标准的革命时期的服装,是杏仁眼儿、双眼皮、高鼻梁,才三十四岁。这样的日子,再好的鹅蛋脸也不好看了,还有,她叫王允荣。她刚要坐在病床上,她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,紧紧的握着。他们都噙着眼泪,眼泪那边可是生命尽头,不知道还能这样看几次。他开口,“以后啊,日子你自己过。你别看我活着不管你多大用,可有把破伞打着,比没有强多了……你,要想走,不拦你”。她不吭声,就连眼泪掉下来了都不知道。

      回家的路上,她又握紧大儿子的手,小声哭了一路。回到家,照样的干活、做饭,看着五个孩子。这一趟儿,她就再也没去过。直到一个多星期,医院里来了信,说让抬人去,人已经走了。这信一来,她疯了似的,围着几个孩子,抱起两岁半的孩子就是嚎啕大哭,不停重复喊着,“你这一走,俺娘几个该怎么办呀”。左邻右舍都来了,就连偷她家救命高粱的也来了。他在太平间过了半月安稳的日子,那里没有饥饿,没有想念。他是肺结核走的,他是空肚子走的。

三十四,她娘离开的年龄,没娘的孩子,十七出门随了他,到了自己三十四了,又没了靠山,她骂自己命太硬了,她恨自己。

      不知道过了多少难日子,几十年一秒一秒的挨过来。孩子娶媳妇的娶媳妇,出嫁的出嫁。家里一穷二白,她领着几个小将只能去偷偷摸摸杀公家的树,那是她男人活着时候给村里栽的。她盖的房子一栋一栋起来了,却得一家一家的换着住,直到借别人的房子。她过的日子是说不来的,也写不来,怪我拙劣文字表达不了。这么说吧,被生活逼迫的连几个孩子都无牵挂了,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的人还没承受过什么,只不过命好,深井也不愿看她离去。

      这一晃就是四十年。记得去年,大家带她去医院做白内障,路过她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地方。她认识的字不多,就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,不知道是太熟悉这条路还是真看见了,“王开医院”还是说出来了,她大半辈子的懊悔呀、遗憾呀。她有些激动,又默默的看着那几个大字,嘴里念叨着,“那时候有车多好,能多来看你。生活好了,几十年再苦再难我熬过来了……”车走开了,她还转着头。她是我奶奶,我是她的第四个孙子。

      夏天,我弟弟也考上了大学。家里人说是过两天去看看爷爷,给他报个喜。他具体在哪都不知道,之前定方向的老房子也拆了,坟头也没有了。奶奶有段时间拼命的找他的墓,花了不少钱,都没成功。今天又下雨了,我想,爷爷是随风了;随雨了;随土了。

      奶奶一辈子是为了他,为了孩子。我想起了一句话,“乱世为壶,那个他是煮她的沸水。她在沸腾里舒展,生色,吐香;然后,人走,茶凉,香随晚风逝。”

 
分享到:0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ca88会员登录 | 关于大家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

CorpyRight 2016 随雨了,随土了_校园精英_思政_ca88大学生在线 AllRight Reserved.
主办单位:ca88会员登录  陕ICP备07500541号  技术支撑/名远科技

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

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